春色唐朝

春色唐朝

河图之外阴而内阳也。虽时沈涩而短,此谓阳中伏阴也。

寸口之上,又有人迎,是人迎又在右寸之上,更不得言左为人迎。疑未世术家猥琐之所为也。

春日浮,如鱼之游在波;夏日在肤,泛泛乎万物有余;秋日下肤,蛰虫将去;冬日在骨,蛰虫周密。(秦皮)解热痢之毒,(小麦)除烦渴之嗟,(天竺黄)最清心气,(地骨皮)专泻肾邪。

盖以道无乎不在也!观物者,所以玩心于其物之意也。)自汗在太阳,为风邪,桂枝汤证也;在阳明,为热越,白虎承气汤证也。

地黄饮子少阴痱,桂附苁苓薄荷(山)萸,麦(冬五)味远(志昌)蒲巴战斛,舌喑足废此方宜。一切病证,不外三因,何证何脉,辨之贵真。

秦张王李朱,后世业医者所宗,尚与《内经》渺然如此,况能使后世下工,复知关格为脉体,而非病名也。 甚至饮食不进,完谷不化,则中五之阳将尽而地十之阴随之矣。

Leave a Reply